首頁 > 正文
【淘派集運app】“之”路神來

“之”路神來

高步明

  

  四月秀葽。我們抖落一地的塵土和喧囂,把自己逐放於巴山渝水,馳騁飛翔。山側目,水波漾,霧縈繞,向遠山、向巫峽。

  巫山是一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。其是渝東門户、“神女”家鄉,整個縣城依山而建,因水而生,以上古唐堯時代巫咸而得名,更由唐宋大家流連於此而聞名遐邇。在長江文明的滌盪和潤澤下,這裏好似一顆經久不息的璀璨明珠,令人神往。

  從踏進巫山縣城的那一刻起,我便頓覺這裏有一種神祕的氣息,讓人浮想聯翩。想到了詩人屈原汨羅自沉的凝重;楚人宋玉《高唐賦》的幽夢;三峽大壩建成後“高峽出平湖”的奇觀……然而,此行長途跋涉慕名前來,卻不是因為亦真亦幻的傳説,我們想要循着那條“之”字拐天路,探訪人世間的神奇。

  一

  山間腹地中,阡陌縱橫,梯田相疊。站在雞冠梁觀景處,清晰可見在飛瀑清泉掩映下,下莊村孤懸井底,四周背倚千仞絕壁,仰望萬丈山巔。

  “從‘井口’到‘井底’垂直距離逾千米,僅有一條逶迤在絕壁上的‘一百零八道拐’通往外界。老百姓説,走在那條路上是上山腳發抖、下山頭髮昏。幾十年來,爬山摔死的鄉親就有20多個,更不要説每年上萬公斤糧食賣不出去、幾百頭豬運不出去,老百姓世世代代都盼着能有一條路走出大山,過上好日子……”陪同我們前往的巫山縣竹賢鄉黨委書記曾雲峯娓娓介紹道。

  回味着曾書記的講述,我們踏上了通往下莊村的絕壁天路。來下莊前,我曾在媒體上多次見過關於這條道路的報道,人們感嘆於它的神奇,感慨着它的雄偉,然而,當我真正踏上這條路之後,才發現最貼切的描述遠不止這些。

  穿行在約4米寬的公路上,一邊是壁立千仞的垂直崖壁,另一邊是無法直視的萬丈深淵。雲霧漫天,車行在蜿蜒徘徊的山路上,每一個拐角處都似乎是到了盡頭,卻又突然出現“之”字形大拐彎,讓人的視覺和心理都猝不及防,情不自禁地抓緊了車上的保險帶,更在手心捏了一把冷汗。

  也不知拐了多少個彎,這段8公里的路程終於結束在下莊村的村口。我剛長長舒了一口氣,卻感受着另一份沉重。

  徑直走進下莊人事蹟陳列館,鋼釺撬、雷管炸、兩腳蹬……20多年前鄉親們使用的開路工具一一展現在眼前,好似無聲地訴説着一個又一個場景。

  你看,身強力壯的下莊男兒藉助着最原始的方式,在空中蕩、壁上爬、鑿炮眼、敲石頭,那剛毅的號令聲,響徹着雲霄,也伴隨着一次又一次敲打,倔強地問天要路,把路一點一點向前延伸。

  你看,山谷之中,留守在村裏的婦女忙着做飯送飯,全村沒有一個人閒着,畢竟,這是全村人的開山路,更是關乎子孫後代的幸福路。

  你再仔細看看,在“下莊築路英雄譜”中,滿滿蕩蕩地鐫刻着102位當年以生命挑戰懸崖的普通村民的姓名。尤其引人注目的,是沈慶富、黃會元、劉從根、向英雄、劉廣周、吳文正6位在下莊築路工程中倒下的英雄。其中,留下圖片影像的僅有黃會元一位。

  我的思緒頓然飛入到昨天參觀的巫山博物館中。在這座漢唐造型的建築中,深藏着數件自遠古以來的稀世珍寶。然而,就在這座一樓大廳展陳的巫山縣脱貧攻堅成就展中,播放着黃會元父親在得知兒子遇難後的一段影像資料。老人的話語就這樣再次縈繞在耳邊:“因開山鑿路死了不怨公家,哪怕我兒子死了,我也期望大家再努力一把,我們公路修通了,就擺脱這個貧困了……”

  “英雄譜”形若一部大書,銀光閃亮,吸引着我久久地不願離去。

  我曾若干次臨寫過王羲之的《蘭亭序》。書賢以精妙絕倫和寫下21個姿態各異的“之”字,成就了天下第一行書的美譽。

  就在這層巒疊嶂的羣山之間,一羣又一羣大字不識的下莊人,用鐵錘鋼杴,硬是在懸崖峭壁上,鑿出遠不止21個“之”字拐,以時代楷模之精神,刻畫出“與天鬥向死生”的傳世傑作。

  鑿出的是若干個“之”,立起的是大寫的人。下莊百姓鑄就鬼斧神工,才是最最流芳萬世的珍品,更是博物館新時代的鎮館之寶。

  二

  香煙嫋嫋,芳草萋萋。

  經過新一輪脱貧攻堅的持續用力,如今的下莊處處可見整整齊齊的小樓房、乾乾淨淨的院落、鬱鬱葱葱的果樹、接踵而至的遊客。村民們臉上滿足的笑容似乎敍説着下莊百姓生活,已邁進甜蜜的康莊大道上。

  然而,下莊人的勤勞和樸實卻並沒有因為名聲大噪而改變。車行山間,隨處可見高山陡坡、溝壑縱橫之間,處處有十來平方的巴掌地和忙碌的村民。

  土地被平整得清晰可見,還有拉得筆直的數條地膜上,隱約着翠綠的嫩芽在風中搖曳。鄉親們彎腰仔細地察看,蹲下用手搓捻着土壤,打掃着雜石野草,像極了照顧着嬰童般的模樣。

  我不禁感嘆,千百年來,人們習慣用種植的方式表達對土地最深的熱愛,巴掌地雖小,但是隻要油潤的泥土裏長出來旺盛的小生命,鄉親們收穫的就是一份自力更生、不等不靠的幸福。

  走出下莊村愚公講堂的小平房,不遠處一位婦女又吸引了我的目光。

  她正俯身拔菜,身前同樣是一塊兒巴掌地,地裏挨挨擠擠地長滿了青菜。看得出來,這是農婦在屋前花壇裏特意開闢的一塊青綠,顯得尤有柔嫩的春意。

  “這是毛相林的妻子王大姐,平時身體不太好,就在家乾點簡單的農活!”同行的村幹部介紹説。

  由於毛支書這幾天外出辦事,我趕緊走到大姐跟前,表達對她們一家人的敬意。

  眼前的這位農家婦女,一頭花白的短髮,歷經風吹日曬的臉龐有些黝黑,歲月積澱之下,眼角的皺紋也是清晰明顯。走在田間地頭,你一定想象不到這就是胸掛“時代楷模”榮譽獎章的英雄人妻。

  就在我與王大姐的簡單交談中,發現她身上那件搓洗泛白的上衣上,扣着四粒不同顏色和大小的鈕釦,心生一絲酸楚。

  此時的下莊村,剛好雨後放晴。陽光照在大姐的臉上,也流進了我的心間。

  由於時間匆忙,我與王大姐倉促告別,但那四粒異樣的鈕釦卻一直烙印在我的腦海裏揮之不去。

  在下莊村考察過程中,村幹部還告訴我,目前全村種植紐荷爾柑橘650畝,成為當地老百姓增收的主渠道之一,而這裏面也有毛相林家人的一份功勞。

  原來,當年路修通之後,縣裏的農技專家就告訴毛相林,下莊是一個種植紐荷爾柑橘的寶地。但是,對於世世代代都以挖土豆種玉米為生的鄉親們而言,要破天荒的種橘子,能不能賣得出去?能掙多少錢?村民心裏直打鼓,大家都在等待觀望。

  看到這樣的情形,毛相林兒子毛連軍站了出來。原本在城裏打工收入穩定的他,自費到外地學習技術,攜家帶口回到村裏後,自己先種上10畝柑橘,同時還無償為鄉親們提供技術支持。

  看到有了先行人,大家心頭的石頭這才落了地。如今,毛連軍成了村裏管理柑橘的一把好手,要是在山坡果林間,你看那個正在手把手教村民打窩種樹的男子,多半就是毛連軍。

  在古文中,“之”字常用作助詞,連接詞句周遭。當我們感慨於毛相林帶領村民鑄造“不信天、不認命”的人間奇蹟時,是不是也應該感動於在他周圍的親眷家人。正是有了他們的鼎力支持和默默奉獻,才成就了當代愚公的傳奇故事。

  三

  我生長在蘇北的裏下河地區,那時也是村支部書記的父親,雖然事務忙,但會不時來我們村小轉轉,打探學生讀古詩、寫大字的究竟,這讓我不論到哪個扶貧鄉村,都會留意當地基礎教育的狀況。

  此行下莊前,我曾專門查詢了資料,以前由於道路崎嶇,信息閉塞,從新中國建立到上世紀末幾十年時間,下莊村僅培育出1名大學生,5名中專生。如今的下莊孩子,學習環境如何?是不是可以得到與城裏相差不無的教育水準?還有那些從下莊走出去的年輕人,他們現在的發展還好嗎?

  帶着對年輕一代的關注,我們此番考察有一個重要地點便是村裏的教學點。走在平整乾淨的院壩裏,已經聽到了教室裏傳出的老師授課聲。教室裏整齊排座着10來個年齡並不相仿的孩子。看到我們的到來,孩子們的純淨的眼睛裏有一絲生怯。與之鮮明對比的是,站在講台上的那位約摸20多歲的男老師,卻是一臉明媚和鎮定自若地使用着多媒體課件,講述着精心準備的教案。我想,這一定是一位出過大山、見過世面的男兒。

  目睹了窗明几淨、設備齊整的環境,我們不忍心繼續打擾孩子們的正常學習,快速離開了教室。真是如我所料,後來,同行的同事告訴了我一段關於這位老師的故事。

  下莊村開始修路的時候,那時村裏有一個男孩只有5歲。在男孩的記憶中,比他大四五歲的哥哥姐姐們,要想讀初中,就必須揹着書包、玉米和鹹菜,爬上“一百零八道拐”去鎮裏,經常是早上天不亮出發,快天黑才走到學校。路險,又苦,很多人都輟學了。相比之下,男孩覺得自己很幸福,因為等到自己讀初中時,路已經修好了。那時候,條件好的孩子可以坐車上初中,但男孩家條件不好,仍是走路上學。後來,男孩考上了成都的一所大學,在外工作幾年後,因為村小缺老師,在毛支書和父親的召喚下,他毅然捨棄了月薪六七千元的工作,回到了下莊。

  回來那天,男孩專門在村委會門口下了車。徒步行進在這條天路上,他想起了自己的父輩當年為了子孫後代的幸福,以天地為席,與蛇鼠為伴的歲月;他想起了當年自己考上大學時,毛支書發給自己的獎勵和關愛的叮囑;他想起了如今山腳下的村子裏,那些渴望知識的孩子們,盼着自己歸來的眼神……

  平日裏需要走2個小時的天路,男孩那天用最輕快的腳步飛奔回去。他説,下莊的土地養育了我,下莊的土地更吸引着我。

  這個男孩就是站在講台上的授課老師,彭淦。

  同事的講述並沒有聲情並茂,但我卻聽得入神。這不僅僅是感動於彭老師的反哺感恩,更是因為從他的身上,讓我們看到了下莊村接續發展的年輕力量。

  統計資料顯示,這兩年,下莊村返鄉的村民越來越多,兩百多名外出務工村民,目前已有一百餘人選擇了留下。除了彭淦,還有説服女朋友和自己一起回來,在網上直播帶貨下莊農產品的毛連長,更有大學畢業後,立志把下莊農家樂做成精品工程的袁家姑娘……

  據查,甲骨文的“之”字是腳離開地面的示意圖,由此產生“往”的含義。今天,當我們看到更多的下莊年輕一代,沿着父輩開鑿的“之”字路,闊步前往在致富路和振興路上,讓人倍感欣喜和歡暢。我們堅信,他們年輕的臉龐已散發着平凡英雄青澀的氣息。

  是啊,創造人間奇蹟的從來都不是那些蒼天神靈,而是這些不向命運低頭的平凡英雄!

  山依然高聳,那是下莊人挺起的不屈脊樑;路還在蜿蜒,那是下莊人留下的神來之筆。

編輯: 劉文靜
城市相冊
欄目精選
每日看點
重慶正事兒
本網原創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497471